没有猫,不改名

【伞修】色彩

梗来自欧美圈,被我修改了一些东西。

原梗:人生来只能看到黑白两色,在遇到命定的另一半时,当事人会看到世间万物本有的颜色,这个现象就是色击(Color Crash),因此而遇到的自己的另一半被称为灵魂伴侣(soulmate)。色击通常是同时发生,延迟的状况也是有的,但通常不会超过一天(几分钟到几小时)。 

我添加的设定:这个世界人死后并不会留下尸体,会化作尘埃彻底消失。

微虐,he,he,he!!!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所有短篇的目录:【点击这里进入目录】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淅淅沥沥的雨声从窗外传来,隔着一层墙听起来特别沉闷。透明的玻璃上爬满了泪痕一般的痕迹,水珠沿着这些痕迹迅速滑下,无法在玻璃上停留。

叶修坐在咖啡馆靠窗的位置,将杯子里的咖啡一饮而尽。

这家店装修的非常好,不管是室内还是室外都装点着各种植物。室内用的全木装修,木头精心雕刻的物品摆件随处可见,各种各样奇特的小装饰品放在桌子上,墙上还有许多小壁画。

根据客人们的表现和讨论,这家店装修配色非常舒服。然而在叶修看来,这里所有的东西,都是暗沉的灰黑白色。那些爬上木窗的藤蔓,也只有叶尖灰色稍淡的区别。

不仅仅是这个店,转目从窗户向外望,让视角拉远。街道、行人、建筑、整座城市、以及天空,任何一个画面在叶修眼里都像是哪个画家随意涂抹后丢弃的铅笔稿,单调无趣,盯着看久了还会觉得头晕和胸闷。

“叔叔!你也看不到彩色对吗!”

旁边一道清脆的声音打断了叶修的思绪,他转过头,发现一个小小的孩子站在旁边看着他。 

“你为什么会这么觉得呀?”

叶修俯下身,温柔的看着这个还没有桌子高的小孩。平时这个店是很少有小朋友过来玩的,多的都是情侣,毕竟能欣赏到这个店美丽色彩的,都是拥有着灵魂伴侣的人。说白了这个店就是个虐狗的店。

“因为其他人都是两个人一起来玩的!就像我爸爸妈妈!大家都夸这家店颜色特别漂亮,可是我只能看到灰色黑色和白色。”小孩低下了头有些失落,但是又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突然开心起来:“不过妈妈说,我要是能遇到自己的灵魂伴侣就能看到色彩了!可是什么时候能找到呢……我看叔叔好像这么大了也没用找到的样子。”

“你在笑我单身吗?小坏蛋。”叶修哈哈一笑,摁住了小孩的脑袋开始揉搓。

小孩的头发被揉搓的乱七八糟,好不容易才逃出叶修魔爪。他后退几步生气的瞪着叶修,表情气鼓鼓的还有点可爱。

叶修笑了笑,举起食指点了点:“叔叔可是好多年前就找到了伴侣的人哦!你小小年纪别老想着谈恋爱,好好学习,小心以后找伴侣人家因为你成绩太差看不上你。”

“哼!我成绩可好了,我伴侣肯定喜欢我!”

小孩说完这一句,就捂着自己乱糟糟的头发跑了。

叶修勾起的嘴角重新放下,他看了看已经空了的咖啡杯,给自己点了一根烟,拿起伞走出了咖啡店。

门外的雨势变大了,水珠连城串的落到地面上,积起了大大小小的水洼。行人神色难看的避让着,没有人注意到站在咖啡店门口淋雨还不撑伞的叶修。

雨水带来的潮湿感驱散了店内的闷热,叶修感觉呆呆的在店门口站了一会儿,最终还是撑起了伞。毕竟作死让自己感冒了也会给苏沐橙添麻烦。

叶修站在路边抬起手招了招,一辆破破烂烂的出租车停在了他面前,他打开车门坐了进去。

“去哪儿啊?”司机问。

“南山公墓……算了,去xx街道的兴欣网吧吧。”

“好咧。”

司机启动汽车,突然对后座的叶修问:“今天清明节啊,小哥刚刚是准备去祭奠人吗?”

“嗯,本来想去祭奠一下一个朋友。”叶修将烟熄灭,盯着车挡风玻璃上规律运动的雨刷器出神。

“改主意了啊,今天这个天气确实不太好出门。”司机大叔继续喋喋不休。

“不是,一座墓碑而已,他整个人都消失了……所以没什么好祭奠的。”说到最后,叶修的语气越来越轻,也不知道最后一句话是说给司机听的还是说给自己听的。

司机大叔还想说什么,却被前方的路况打断了思路。前方似乎出了什么交通事故,车辆全部都毫无章法停在了路上,丝毫不见挪动。由深灰过度到白色的灯光闪着,在阴暗的雨天里有些模糊。

“这是堵死了啊,小哥,只能绕路走了!我们从右边这条路拐一下就好。”司机大叔指了指自己右手边的一条分叉路。

叶修顺着他指的方向看过去,待看清楚之后他突然转回了头,低下脑袋不知道在想什么,从司机的角度看过去只能看到他被咬住的下唇和握紧的拳头。

“不走这条路……”

叶修的声音有些喑哑,他摇了摇头,拒绝绕路,

“哎?那现在还能走哪条路啊!”司机大叔急了:“继续往前走不知道得堵几个小时,我还得接别的客人,在这里堵几个小时今天的钱就全没了。”

“我,不想走这条路,还有别的路能走吗?”叶修问。

“只有右边这条路了,这里不能倒车,倒车就是逆行了。”司机说完,看着叶修还在沉默,更急了:“哎哟我说这位客人,右边那路怎么走不了了,又不会有鬼!你咋就这么别扭呢!?”

“好吧。”叶修深吸了一口气,妥协了。这么多年,他也该接受现实了。

出租车缓缓的向右拐弯,走进了一条不怎么宽敞的道路。这条路周围都是各种特色的小吃店和工艺品店,俨然是一条特色街。即使是下雨这里依旧有很多行人,纷乱的话声音乐声传来,好不热闹。

“看啊,我最喜欢没事来这里吃点小吃了,味道真好。你咋就不乐意来呢?难道你和女朋友在这里分手了?”

司机大叔自言自语着,转头朝后座看去。后座的年轻乘客此时坐在最右边,左侧着身体背对着窗户,头靠在后面的靠背上,蹙眉紧闭着双眼。司机大叔内心一惊,突然就想到了刚刚这位年轻人想去公墓看朋友的事情。

司机大叔转过头去再也没说话,车内沉闷的气氛扩散开来,然后被一个紧急刹车打断。

车前面一个男生追着女生突然蹿上了马路,要不是司机大叔反应快,出租车就撞上去了。

“现在的年轻人怎么搞的!注意安全不懂吗!?”司机骂骂咧咧的准备再次踩上油门,就撇到后座上的叶修突然坐直了起来,瞪着眼睛满脸不可思议的望着车前。

有什么东西吗?

司机莫名其妙的看向前面,普普通通的街道,普通的行人。既没有交通事故也没有哪里发生奇怪的事情。 

他在看什么?看到了什么?

司机疑惑的回过头看叶修,却发现他颤抖着手猛地打开了车门,往车内丢下一张百元钞票就朝外冲了出去。

“卧槽!你干嘛呢?!这是大马路上啊!”司机朝叶修喊叫,却没有得到回应。身后的其他司机开始按着喇叭催促,司机没有办法,骂了一声伸手关上车门,开着车离开了。

叶修从出租车里冲了出来,大雨从上空倾泻而下,将他的刘海打湿,狼狈的贴在额头上。他站定在马路中间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场景,在他眼中的世界,距离他脚尖一厘米的地方开始,是一片熟悉的景象。

黑白的斑马线,路边绿色的植物被大雨砸的直点头,行人身上穿着各色的衣服走来走去。商店的橱窗内摆着红色的木偶,隔壁花店五颜六色的鲜花盛开。

从叶修脚尖的地方开始,延伸几米的范围。就像是无形的墙框出了一块空间,在这个空间里,一切都是彩色的、美丽的、绚烂的,和周围枯燥单调的世界完全不同。

“站在路中间干什么!?疯了吗!?”

周围骂声响起,叶修回过神,跌跌撞撞的跑到了路边,像丧失了力气一样贴着路灯滑坐在地。

那个彩色的世界就在他伸手可及的地方,他的瞳孔里倒映出美丽的颜色,却瞬间黯淡下去。

叶修像哭泣一般的笑了起来,奇怪诡异的笑声就像破旧的风箱发出的声音,让周围的行人纷纷避着他走开。

“这是在嘲笑我吗?”叶修将脸埋进手掌中,闷闷的自言自语。他的声音发着抖,身体也不由自主的抖动。

几年以前,他的世界也是这样的美丽,色彩缤纷。

叶修仍然记得他遇到苏沐秋的那一天,那天他离家出走,乘着火车跑到了离家很远的H市。晚上在网吧通宵过夜的他遇到了一个人,一个拥有着阳光笑容的清秀男生。他们俩相约比了一场游戏,平手。

苏沐秋笑着说要请他吃饭,两人走出网吧。在叶修将手搭上苏沐秋肩膀的一瞬间,两人眼中的世界变了。

白色的光芒从脚底开始,慢慢扩大,像洗礼一般扫过周围。而光芒消失后,世界拥变得完全不一样了,原本灰白的世界突然变得色彩缤纷,从未见过的美妙景色令人沉醉。两人惊异的互相对视着,叶修能看清楚苏沐秋的颜色。小麦色的健康皮肤,深棕色的瞳孔,因为激动染上红色的脸颊。从淡橙色的柔软发烧到脚上磨损厉害的白色帆布鞋,叶修第一次觉得人可以这么好看,也许是因为渡上了色彩,也许是因为某种悄然诞生的感情。

“你头发的颜色真好看。”

苏沐秋突然开口道,叶修能够从他深棕色的瞳孔中看到自己。

“嗯?”叶修拉过耳边垂下来的发丝看了看,纯黑色的,在以前单调的世界中最常见的颜色,也是给人感觉最苦闷的颜色。

“黑色有什么好看的,和以前没区别。”叶修说道,他捏了捏发梢,不是很满意自己的发色。

“好看,黑色是我最看不腻的颜色了。”苏沐秋用非常认真的口吻说道。

“瞎扯,其他的颜色你才刚看到两分钟。”叶修用怀疑的目光看着苏沐秋。

“好了,我请你吃饭你到底来不来啊?”苏沐秋道。

“来,免费的吃的当然来!”

那天,叶修和苏沐秋一起去了他家。叶修才知道苏沐秋是个孤儿,早已经没了父母,带着自己的妹妹苏沐橙生活在一起。那天吃完饭后,苏沐秋问叶修要不要留下来一起住,叶修答应了。

两人开始生活在一起,比谁赢游戏的次数多,比谁打工赚的多。吵闹而有趣的生活,比起在那个冰冷的大宅子快活了不知道多少倍。

两人知道对方就是自己的灵魂伴侣,但是谁也没有提到这个话题,就连苏沐橙也并不知道这件事。他们就像朋友一样生活在一起,甚至有时候打游戏输了还斗嘴,冷战几天。

苏沐橙总会说,他们俩就像情侣一样。但是这话会遭到两人的反对,苏沐秋会义正言辞的说“谁要娶他啊,除了打游戏什么都不会。”,叶修则会嘲讽笑着反驳”谁要嫁你,你嫁过来我都不要。“

叶修和苏沐秋两人其实都不相信灵魂伴侣决定爱情的说法,毕竟这个世界上,真的能找到伴侣的可不多。大部分人还是普通的相爱普通的在了一起。

但是flag真的不能乱立,两人的感情还是迅速升温,经常会因为偶尔的小动作和对话变得面红耳赤。可惜两个年轻气盛的人才不可能那么轻易的承认喜欢对方,也或许等到某个契机,才会互相表明心意吧。

那个契机终于还是没有到来,也永远没有机会到来了。

苏沐秋永远倒在了回家的路上,倒在了叶修的面前,然后在叶修怀里消散。在苏沐秋彻底消失的那个瞬间,叶修发觉原本色彩美丽的世界瞬间褪色,鲜明的色彩慢慢镀上了一层灰,最后变回了那种死寂的颜色。

色彩消失了,永远的从叶修的世界里消失不见,连一点存在过的痕迹都没有。叶修抽噎的蜷缩在马路中间。

他的嘴唇张开,无声的说了几个字。他明白自己的心意了,但是诉说的对象,却永远没了。

从那以后,叶修再也没去过那条马路。再一次去到那里,已经是几年之后了,然而在那里见到的景色,却让叶修本来已经死寂的心重新痛了起来,灼烧般的痛苦几乎缠绕全身。

叶修淋着雨狼狈的逃回了家,冲开了自己的房门,然后倒在了地板上。

雨水顺着地板晕开,冰冷潮湿加上剧烈的情绪起伏让叶修浑身颤抖的抱住了自己。他的眼里依稀有血丝缠绕,悲伤和愤怒包裹了他。

叶修第一次觉得自己是那么讨厌色彩,曾经他有多喜欢那么现在就有多讨厌多恨!在苏沐秋死去的地方,成为了他世界中唯一还剩下一抹彩色的地方。明明人都已经消失了,不见了,再也不存在了!

那抹色彩简直是对他最大的嘲笑。

叶修躺在地板上,浑身冰凉。唯一有一分热度的,大概就是被刘海遮住的眼角那里,悄悄流出来的泪水吧。

为了不让苏沐橙担心自己,叶修在地板上躺了几个小时之后,才行尸走肉一般的爬起来,将地板的水迹擦干,湿掉的衣服换了洗掉。然后在苏沐橙回来之前在桌上留下纸条,离开了家。

附近的街道依旧是熟悉而毫无生气的灰黑色,叶修茫无目的的走在街上。雨已经停了,叶修抬头望向天空,灰暗的色彩让人无法分辨到底有没有天晴。他在附近随便找了个酒吧,走了进去,随手点了瓶酒,在靠窗的位置坐下来。

辛辣的液体灌入喉咙的感觉非常糟糕。叶修皱起眉头看着手中的酒,还是提起来继续灌了一口。他以前很少碰酒水这种东西,酒量也非常糟糕,但是自从苏沐秋死后,他的酒量比以前还是好了许多。

小酒吧的环境非常糟糕,劣质的流行音乐吵闹无比,呛人的烟味让人呼吸困难。叶修喝的有些头疼,捂住额头靠在墙上。

他身前突然走过来一个人,拉开对面的椅子就坐了下来。叶修抬头看去,是个熟人。

“王杰希?你怎么来了?”叶修问,声音死气沉沉。

王杰希皱了皱眉,将叶修手里的酒瓶取了过来,放在了离他最远的地方,然后道:“路过看到你在这里闷头喝酒,就进来了。发生什么了?”

叶修沉默良久才慢慢开口:“大眼,你说……灵魂伴侣死了以后,人的世界还是彩色的吗?”

“所有的色彩都会消失。”王杰希很确定的回答。

“消失……吗?”叶修喃喃。

“但是,也有一个传说。”王杰希突然道:“传闻,灵魂伴侣一方死亡之后,会化成一缕色彩出现在这个世界的任何地方。当还活着的伴侣能够找到这缕色彩时,死去的人就会重新复活,回到人间。不过,这就是一个传说罢了,我至今没听说过有人真的成功复活过伴……”

王杰希话音还没有落,就见到对面的叶修猝然站起,身后的椅子被碰倒在地发出巨大的声响,将酒吧内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过来。

“你怎么了?叶修?”王杰希也跟着站了起来,却只能看着叶修像发疯了一样突然推开酒吧门冲了出去。

叶修冲到马路上直接拦下了一辆出租车,朝司机问:“去xx路!”

“没法去啊小哥,那里堵车堵死了。”

司机说完,才发现叶修早就不见了,不远处只有一个人狂奔而去的身影。

叶修挤开拥堵的人群,拼尽全力的奔跑在路上。周围的建筑物和人群迅速倒退着,酒精和淋雨带来的寒气让他的太阳穴一抽一抽似的疼。呼吸进来的氧气好像完全不够,叶修感到自己的四肢逐渐无力。

但是不能慢下来,他脑海中回想着王杰希的话。伴侣化成的色彩会出现在世界上的任何地方。苏沐秋是不是也在找自己?是不是在出现在一个陌生的地方后也在想尽方法的找到自己呢?如果那抹色彩真的是苏沐秋在那里,他是不是在等自己,他现在还在不在,会不会消失!?

被雨水浸透的头发垂在眼睛前方,身上的衣物越来越沉重,双腿像灌了铅一般沉重的无法抬起,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着想要休息,但是叶修不敢停下来。

冲过前面的又一个路口,叶修看着熟悉的街道,内心喊叫着:快了,快到了!就在前面!

街道上的行人拥挤异常,叶修艰难的推开行人,抬头往上看了一眼,呆住了。

没有,没有!?为什么会没有!?

越过层层的人影向上望去,整个街道都是灰白的颜色。仿佛几小时之前那块美丽漂亮色彩分明的空间不曾出现过,都是幻觉。

“不可能的,明明有的,之前明明有的!”叶修慌张的四处张望,却被憧憧人影阻碍住了视线,除了灰白黑三种颜色,什么都没有。

“这不可能……”

叶修酸痛的腿一软,终于忍不住跪在了地上。他失神的望着前方,瞳孔里一片空茫。

“这人神经病吗?”周围的行人议论开来,不知道是谁狠狠的撞向了他,叶修没支撑住身体朝前倒去。

前面的行人纷纷像厌恶什么东西一样避开,阻碍视野的东西没用了。就在倒地的一瞬间,叶修看到前方的马路上,驶过一辆大巴车,而大巴车经过一条人行横道的时候,车身上突然现出了黄色的图案。而紧随其后的小汽车在经过同样区域的时候,也有颜色一闪而逝。

他还在那里!叶修撑起身来,不要命的朝马路上冲去。路灯在此刻变成绿色,路口的车都停了下来。

叶修踉踉跄跄冲上了人形横道,在人形横道的中间,有难以辨认的一抹色彩在那里轻轻晃动着,一点点消散。

“不!不要消失!”

叶修凝聚起腿上最后一点力量,朝前面拼命跃起,张开双手扑向那一道微弱的色彩。就在他即将靠近的瞬间,那道色彩突然开始变形,白色的光芒亮起,逐渐汇成了一个人形,熟悉的人形。

叶修没有像想象中一样扑倒在地,而是撞上了一个温暖的怀抱,撞得鼻子生疼,疼的眼泪直接就掉了出来。

叶修死死抱着凭空出现的人摔在了地上。被抱住的人屁股着地发出一声痛呼,他龇牙咧嘴了一下,低头就看见叶修将脑袋埋在了他怀里,双手死死抱住他几乎快勒的他喘不过气。

叶修的声音闷闷的,颤抖着:“你回来了啊……”

苏沐秋的眼神变得温柔,他摸了摸叶修柔软的碎发,轻声道:“嗯,回来了,对不起。”

“想让我和沐橙原谅你,你得负责洗一年碗!”叶修依旧埋着头。

“我洗一辈子。叶修,你把头抬起来好不好?”苏沐秋看着怀里的叶修,推了推,继续说道:“抬起来好不好?我想你了。”

叶修闻言将头抬了起来,他脸上的表情非常诡异,甚至有点难看。眼里还有未尽的泪痕,眼角红红的,表情像哭又像笑。他刚抬起头,就愣住了,等了良久,他的脸上露出了一个多年不见的微笑。

“啊,我的世界又变成彩色的了,真好看。”

“废话,那是因为你的色彩,我,回来了!”苏沐秋双手捧住叶修的脸,重重的吻了上去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完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小剧场:

路上的红绿灯、行人、司机:妈妈啊!马路中间大变活人啊!还和人亲起来了啊!天!红灯已经亮起来了,这俩货到底要亲到什么时候!!!!!

小剧场2:

叶修:你变成了七彩的颜色呢,苏·玛丽苏·沐秋。

苏沐秋:……

叶修:你变成玛丽苏之后有找我吗!?

苏沐秋:不是玛丽苏!肯定找了啊!你知道我最开始出现在哪儿吗!?我出现在了南美洲!为什么会跑那种地方去啊!

叶修:在我不知道的时候你居然来了一次全球旅行吗?呵呵。

苏沐秋:你想去!?来吧,一场说走就走的蜜月旅行!

叶修:没钱。【贫穷的凝视.jpg】

苏沐秋:……

小剧场3:

留在酒吧的隔壁老王【王杰希】:……老板,这是他喝的酒………我没带钱真的………不,他不是我朋友!我真没带钱啊!

酒吧老板:没办法,你和他坐在一起,他跑了,你就得付钱。没钱,过来洗盘子。

王杰希:叶修……你给我等着……………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来全职圈第一次写这种文艺的,虐的东西,非常认真的求点评!

评论 ( 32 )
热度 ( 179 )

© 今天有猫了吗?—没有 | Powered by LOFTER